主页 > 企业动态 >

IPO受阻企业险被卖,仅过一年盈利超1亿,重生的泰昆未来到底有多猛

作者:中国农牧人才网 来源:网络 浏览数:1180 发布时间:2019-08-19 15:23:45

泰昆重生,梁建疆先生这样说

  置之死地而后的重生,是一场修心之旅。

  梁建疆现在身体各项指标都非常好,他对自己的健康很满意,也很骄傲地向朋友们炫耀。要是回到2年前,那可能是他最难过的时候,IPO受阻、现金缺口高达几个亿、还有禽流感暴发导致的企业巨额亏损,一项一项的打击接踵而至,一下把他身体给击垮了,他甚至有了把心爱的企业卖掉淡出江湖的想法。
 
  老天没有给他颐养天年的机会。梁建疆所掌管的新疆泰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昆”),2018年开始了新一轮的股权改革,集团在四个板块分别拿出21-33%的股份,各事业部核心管理层及骨干145位合伙人入股成为事业共同体,加上2016年开始做的转型、聚焦和突破等工作,2018年泰昆实现净利润1亿元以上的好成绩,用“置之死地而后生”来形容泰昆一点都不为过。展望未来,梁建疆对泰昆的“3211战略”已成竹在胸。
 
  2014年我们曾专访过梁建疆董事长一次。5年之后,在2019中国农牧CEO、CTO俱乐部夏季峰会(新疆站)上再次与他深聊,感受更多的是他内心的变化,用他的话说是“去掉了人欲,回到了道上”。
 

新疆泰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梁建疆董事长
 
谈愿景
 
  农牧前沿:距离上次采访您已经过去了5年,当时泰昆集团提出的愿景是做全国最优植物蛋白供应商,现在这一愿景是否有所改变?
 
  梁建疆:针对油脂板块,我们做全国最优植物蛋白供应商的愿景没有改变,但是有升华!现在集团对饲料、油脂、禽业、猪业四大板块提出的要求是做最受尊重的农牧企业集团。能够把棉籽蛋白做成最优的植物蛋白,本身就是对行业的贡献,是受人尊敬的,并不矛盾。
 
  农牧前沿:泰昆朝向全国最优植物蛋白供应商目标奋斗的5年中,取得了哪些成绩?
 
  梁建疆:油脂板块过去5年主要解决了聚焦的问题。王成总裁的报告也提到,首先泰昆现在就聚焦在棉籽上,砍掉了中小包装调和油及油葵加工业务。专注棉籽加工的同时我们更加聚焦棉籽蛋白的开发。其次是提质。泰昆已经把棉籽蛋白从当年的50%提高到了现在的60%、65%,下一步计划达到68%。同时棉酚已经降到400ppm以下甚至可以降到更低,达到食用级200ppm也完全可以去挑战。第三,泰昆这5年真正践行了三个价值理论——价值采购、价值加工、价值营销,基础打得更加扎实,做到了先优先强而后大,下一步我们可以考虑适度扩张。
 
  农牧前沿:2018年推出的60%高蛋白棉粕,这个产品在市场上的反馈和接受程度如何?

  梁建疆:2018年60%的高蛋白棉粕主要被海大集团采购,市场上卖得很少。今年加工的多一点,但营销是我们的弱点,很多客户还不了解我们的产品。就像毛主席所说:凡是新生事物都会遭到打击。不过我相信我们的产品,海大大量使用就是最好的证明,如果不好,他们肯定不会用。常规料海大用50%的棉籽蛋白,高档水产料用60%的棉籽蛋白,他们用得非常好,而且今年的形势对他们绝对是助力,豆粕涨价的时候他们非常坦然。
 
  农牧前沿:60%棉籽蛋白和50%棉籽蛋白相比,优势在哪里?

  梁建疆:60%和50%的棉籽蛋白相比,就跟黄金的纯度一样,首先蛋白含量更高。其次,消化吸收好,特别对于特种水产动物,粗纤维低,消化吸收率就会更好;增加可选原料的多样性,饲料配方中的氨基酸更加平衡;尤其是含硫氨基酸、谷氨酸、精氨酸等含量高,诱食作用显著。第三,补充蛋白,降低配方成本,用于高端水产与虾特料,可替代部分动物蛋白及大豆浓缩蛋白等。第四,提高加工效率改善饲料性能,特别是生产膨化料,完全实现超微粉碎,降低能耗,提高生产效率;容重低,膨胀率高,油脂吸附性好,粘接性强,能够有效改善饲料性能。
 
  价格是随行就市,始终是比豆粕划算。特别是50%蛋白,使用要比豆粕划算,而60%蛋白比鱼粉、大豆浓缩蛋白等更划算。
 
  另外,农业农村部饲料工业中心刘岭博士研究表明,一是原数据库中棉粕的消化能、代谢能和净能值评估明显偏低。二是棉粕近几年的工艺改进,蛋白溶解度提升较大,其蛋白质及氨基酸消化吸收率较原有提升15—20%。
 
  农牧前沿:为什么提出是受人尊重的企业呢?比如一流、优质等,还有很多其他的名词可以用。
 
  梁建疆:提出受尊重的核心原因有两点,首先是觉得要给农牧企业争口气。今天上午姚民仆先生在报告中也提到之前苏丹红、瘦肉精、三聚氰胺等事件让整个农业企业蒙羞,上市时证监会觉得农业企业是造假集中营,对农业企业的看法有偏见。外界不尊重你,对行业有误解,就需要我们来努力,来改变这一偏见。
 
  对内来说,我的价值观认为,赚钱不是我最急需的,做最大也不是我急需的,受行业尊重,受别人尊重,比挣更多钱更有价值。我个人喜欢负激励,越打压我就越容易成长。别人觉得中国农业企业或者新疆的企业不会有一个太高层次的企业出来,人们越瞧不起,我们就要更加努力,让别人瞧得起。包括我的员工也是一样,他们也需要得到尊重。去年首批加盟的合伙人养猪场长,最年轻是1992年出生的,已经有两年的场长经历了,这些都是我们的合伙人,他们现在的待遇、条件上都不差,会有成就感,在家人、同学、同行面前也会有自豪感。
 
  农牧前沿:泰昆不希望把企业做到最有钱或者最大吗?
 
  梁建疆:有钱对于做企业来说虽然重要,但它一定不是最重要。王阳明先生说修心要在事上练,所以事比钱重要。但是现在很多企业,包括管理者、员工都本末倒置,把钱看得比事更重要。第二,比事更重要的是人。事在人为,人肯定比事重要。第三,比人更重要的是心。有人说员工难管,其实是心没管好。如果老板心正,我相信正能量的员工会被你吸引,心在企业里就是企业文化。企业文化真正要做到员工认同,要从内化于心,再外化于行。比心更重要的是什么?中国叫“道”或“天道”,西方叫规律,老百姓叫天理,所以道家讲要“存天理,去人欲”,尊师重道的规律是:道 → 心 → 人 → 事 → 钱,“道”决定所有的一切。你不在道上走,短期可以挣钱,甚至挣很多钱,但留不住,企业走不长。泰昆因为已经走在道上,所以在今天这个逆境环境下,效益反而倍增。做最受尊重的农牧企业就是在追求道的源头。
 

 
谈IPO受阻
 
  农牧前沿:2018年及2019年泰昆经营业绩如何?
 
  梁建疆:2018年泰昆全年实现净利润实现经营利润1亿以上,其中饲料销量60万吨;棉籽加工及销售47万吨;销售禽肉2.5万吨;出栏仔猪及商品猪12万头。2019年上半年已实现利润1亿元以上;其中:饲料销量35万吨,育肥反刍取得较大突破;榨季棉籽加工50万吨,棉蛋白生产加工取得突破;禽产业销售禽肉产品1.4万吨;猪产业出栏仔猪及商品猪10万头以上。
 
  农牧前沿:泰昆这两年做得这么好,为什么IPO还会受阻?
 
  梁建疆:泰昆两次IPO受阻,2011年一次,2017年一次,前后差6年,两次都撤回,我个人认为,从道的角度来讲,当年就是人欲重。集团上下都想上市,想发财,人欲重,导致那两年业绩都在急速下滑,所以我们才提出要存天理,去人欲。这是看不见的因素。
 
  看得见的因素是确实外部市场有调整。特别是2017年,油脂加工和禽板块在转型过程中出现了亏损,比如禽板块从白鸡转到黄鸡,又恰好遇到禽流感,双重压力下这个板块就亏损了3000多万,导致上半年盈利达不到证监会要求,这是其一;第二,2017年证监会“姚刚事件”出来以后,对农业企业要求更加严格,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两个因素叠加,我们就撤回来了。欲望下来了,老天也开始帮我们。
 
  农牧前沿:2017年IPO受阻对泰昆来说是一次难关吗?
 
  梁建疆:泰昆到目前来说遇到的危机至少有4-5次,禽流感三次,上市受阻2次,以及之前总裁辞职等,都给泰昆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但就我个人来说,最严重的还是2017年这次。
 
  当年因为想上市,募投了2亿的资金项目,后来上市没成功,基金到期要归还,多投了2个亿,又要退还2个亿,现金流一下出现巨大困难,还有前面提到的连续两年利润很低。再加上我觉得年龄大了,心里觉得亚健康也有点严重,也萌生把企业跟其他企业合作退出江湖的想法等。所有种种让内心把2017年的困难放大。当年我们差点就被别人收购,后来老天帮助,否则就没有泰昆了,你说是不是最大的危机。
 
  农牧前沿:泰昆还会冲击IPO吗?
 
  梁建疆:有可能。泰昆2017年上市受阻后,2018年我们做了最后一次股改,实现了合伙人制度,把集团拆分成四个板块四个事业部公司,每个板块拿出21%-33%的股份分给145位合伙人。
 
  股改我们请了北京一家咨询管理公司,先自上而下定了顶层设计,再自下而上确定岗位股权,最后报到董事会审批。这套股权激励体制是动态、可持续的,既可以保持新人加入,也确保以后离开的人、退休的人的退出制度。在事业部合伙人的股权做到“股随岗定,岗变股变,人离股退”当然,对集团核心层的人退休时将保留50%股权,兼有人性化的考量。
 
  2017年的泰昆内外交困,你必须得给泰昆找一条出路,转型、突破、聚焦就是我给泰昆找的出路。今天你看我们转型非常成功,但中间过程是痛苦的,交了巨额的学费。今后哪个板块成熟,根据发展需要再顺势而为的上市。
 
  农牧前沿:为什么会进行股权改制?
 
  梁建疆:泰昆很早就提出分享的理念。实际上泰昆2009年就做过股权改制,那时面积没有那么大,没那么科学。首先还是围绕我们的愿景,做基业长青的企业,做最受尊重的农牧企业。其次,我们提出奋斗者为本,向华为学习,成就员工,光我有股份,他们没有,就不可能一起并肩战斗。举例来说,改制以后,今年春节养殖事业部的总经理和核心主管都在猪场、鸡场过年。以前每年过完年我还要把老总们聚到一起开个收心会,今年完全不用,初四初五他们都聚到一起,研究年后的工作及规划。股权改制以后,大家从给大股东干变成给自己干,同时还提升自己信心,要做奋斗者。奋斗者要有贡献,不是索取,这就把企业活力循环起来。我在泰昆提出企业三循环理论:作为企业要成就员工,员工去成就客户,客户自然会回报企业。回顾这几年,这样做对我们非常有益,业绩就是最好的证明。想上市的时候全部想着自己发财,欲望这东西,都是自私的一种表现,至少那个念不对。
 
谈机会与挑战
 
  农牧前沿:泰昆的下一个五年计划可以透露一下吗?
 
  梁建疆:泰昆提出了3-5年的“3211战略”,简单来说是麻鸡养殖3000万羽,饲料销售200万吨,棉籽加工100万吨,生猪养殖100万头,形成以棉籽加工、饲料生产、猪禽养殖及食品加工于一体的畜牧产业集群。其中饲料除了自然增长的猪禽料外,泰昆将重点主打反刍料,下一步将做发酵饲料。区域上,除了新疆,下一步是走向全国,目前我们已经布局了甘肃和湖南。生猪方面,目前泰昆生产能力已经可以做到50万头,明年就可以出50万头,后年估计能到70万头。棉籽加工方面,今年已经做到50万吨,下个榨季能接近65万吨,如果再扩2个工厂,就能做到100万吨。再扩建2个工厂并不难,一南一北我们都有了目标,也不排除跟别人合作,或者到印度、巴基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外去建厂。
 
  农牧前沿:国家对一带一路政策的推进,对泰昆来说有哪些机会?

  梁建疆:巨大的机会。首先是原料资源优势,周边国家土地面积远远大于新疆,哈萨克斯坦有270万平方公里,大部分都是耕地,新疆只有160万平方公里,却大部分是沙漠。周边国家主要是农产品不好卖,现在降成零关税,原料就可以进来。第二,周边国家主要都是食肉消费习惯,当他们地方养殖业发展起来后,消费量也会增加,市场也会变大。第三,前面也提到,泰昆可以把自己的技术、设备带到周边有资源的国家,如印度、巴基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在当地建厂加工优质农产品,再把农产品拉回国内,甚至拉到沿海去。沿海特种水产更需要我们的高蛋白棉粕。

  农牧前沿:泰昆在软性投入上的情况如何呢?比如研发、人才等。
 
  梁建疆:以前我们会做一些投入,但投入还不够。未来泰昆要在三个方面都发力:第一是研发,过去不敢投入是怕失败舍不得,现在要多在产品研发、设备研发、工艺研发上下功夫。第二是人才。泰昆要把国内甚至国际最优秀的人才引进来,只要对产业有帮助,如果确实不需要来新疆,可以配置在内地,来解决我们人才引进问题。第三是培训。再好的东西做不到位或员工不会做,都会打折扣。过去我们对培训虽然重视,但和未来目标相比也有差距。